欲揩世卫大会的油发难中国 这个姓澳的国家没有想到……
原标题:欲揩世卫大会的油发难中国,这个姓澳的国家没有想到…… 当时间走到现在,目前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是,中国支持世卫对全球应对新冠疫情的情况进行调查,反而是美国不咋吭气。 今天晚上,一项获得上百个国家支持的动议将被提出,主题是对新冠疫情进行调查。 世卫大会似乎从来没显得这么“重要”过。 因为有人处心积虑,谋划了很久,一心想把它变成一个攫取政治(可能也包括经济)利益的竞技场。 在他们的图景里,整个世界被自己联合起来,制造出来足以死死缠住中国的一条巨蟒。 然而就在今晚,这个愿望恐怕要落空了。 说不准,还会砸了自己的脚,坑了自己的友。 01 一个月以前。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隐隐觉得,机会来了。 时值四月下旬,美国正深陷疫情“最黑暗”的深渊——居家令刚刚开始执行,每天新增确诊和死亡人数爆发,当然,白宫此时甩锅中国的意愿也开始前所未有地强烈。 相比而言,本来疫情就谈不上严重的澳大利亚,情况开始有所“缓解”。 就在这个时候,莫里森发现,在下个月举行的世卫大会上,有一项议程是对全球卫生紧急状况的“经验教训”进行总结。 一个积极主动、大有作为的图景似乎徐徐展现在他眼前。他表示,将在5月举行的世卫大会上推动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国际调查。 毕竟,澳大利亚当跟班狗的日子已经太久了。 乍眼一看,这似乎没什么问题。 但随即,很多马脚就露出来了。 在澳大利亚的最初设想里,这是一个“独立调查”。 什么意思呢?很简单,撇开世卫组织呗。 澳外长玛丽斯?佩恩公开表示,对自己而言,允许世卫组织牵头进行调查“就像偷猎者和猎场看守人”。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资料图) 潜台词就是,世卫组织守着一些秘密,而我们的调查是要把这些秘密偷出来。 不过澳大利亚出师不利。在随后紧锣密鼓地进行的一系列游说里,这一想法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支持,于是它很快不再要求世卫组织以外的机构牵头调查。 那么,玛丽斯?佩恩所指的“偷猎”,是要偷取什么呢?矛头再清晰不过了,中国。 莫里森给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法国等国家的领导人打了电话,希望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而英法两国在最初听取澳大利亚想法以后,委婉地表示,“现在还不是时候”。 而至于美国等一些国家则表示,他们希望进行包括对病毒来源,以及中国对新冠疫情的应对在内的问题进行调查。有媒体表示,这可能包括是否将中国政府告上国际法院。 尽管在此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报道显示美国和欧洲的首例新冠病例发生时间可能更早。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一些政客急吼吼地跳出来说,“中国非常不可能进行合作”。 而当时间走到现在,目前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是,中国支持世卫对全球应对新冠疫情的情况进行调查,反而是美国不咋吭气。 为啥? 中国能坦坦荡荡接受世卫组织的调查,美国能吗? 02 “澳大利亚的领导力将得到认可”,澳大利亚媒体志得意满地这样说。 在澳大利亚的如意算盘里,这简直就是件一本万利的生意。 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国际舞台中的存在感。 它被边缘化太久了——在西方/白人社会中,它是一个心理上的边缘国家;在大国博弈中,它出场的时候只配叫作谁谁谁的盟友;在国际多边机构中,它更像是一个替人拎包的,或者说好听一点,敲边鼓的角色。 而如今澳大利亚竟然是这么宏大的调查的首个发起者,澳大利亚前外交和情报负责人莫德忍不住炫耀起来,说澳大利亚曾经在裁军、核不扩散和俄罗斯在乌克兰上空击落MH17等问题上也扮演过国际领导角色。 还有澳大利亚学者忙不迭地表示,这一举动将成为“未来全球外交的典范”,“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迹象”。 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讨了美国的好。白宫的大旗稍微挥一挥,澳大利亚在南半球总是能第一个看到。 那么问题又来了,怎么才能让这两个目标并行不悖呢? 澳大利亚选择非常小心翼翼地和美国进行切割,以强调自己的“独立性”。 但有些事情就是无巧不成书,你总在最关键的时候遇上猪队友。 5月初,也就是澳大利亚的游说工作进行得热火朝天那几天,一家澳小报《每日电讯报》突然抖落出来一个猛料。 它声称拿到了一份从“五眼联盟”的秘密档案,上面显示“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 而且坊间广为流传的说法是,这份档案是从美国驻澳大利亚使馆泄露出去的。 莫里森觉得很尴尬,赶紧让政府官员辟谣,说我们可不是美国的“哈巴狗”。 如今一项对新冠疫情进行“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的动议得到包括亚非欧等100多个国家的支持,这让澳大利亚媒体颇为得意。 但是谁心里苦谁自己知道,在经过了其他许多国家的商议后,这个动议和澳大利亚最初的设想已经差距甚远。 03 有位德国问题专家跟刀哥说了这么一桩事。 德国总理默克尔上个月在一次会议上说,新冠疫情信息对人类这么重要,期待疫情透明度越高越好,人类可以从中学习到更多东西。 这句话经过美国媒体报道,变成了,“默克尔同其他许多国家一道,要求中国如实说明病毒起源”。 再翻译成中文变成了,默克尔要求中国尽可能在新冠问题上保持透明。 可见,有人是多么希望拉着欧盟加入对追责中国的队伍。 澳大利亚媒体注意到,此次由欧盟起草的关于新冠疫情评估的动议当中,一没有“追责”,二没有“中国”,三没有“武汉”。 澳媒的失望流露于字里行间,但实际上,指望拉欧盟“入伙”这事本身就是一厢情愿。 上个月,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在接受那个给中国做“讨债账单”的《图片报》采访中,面对媒体不断的“中国”“中国”“中国”时,做了这样一番回答。 “我认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向中国要求赔偿都是在‘幻想’(illusorisch)。关于病毒的源头,我们还没有得出‘法律般严谨(gerichtsfest)’的结论,病毒究竟是从哪里产生,谁应该为此负责,是否因为有人失职造成,这一系列问题我们还需要时间去研究和调查”。 “但是如果认为让某一个国家承担所有负担(aufbürden),我认为是‘幻想’(illusorisch)。德国因为疫情原先承受了很大负担,一个是抗疫本身的花费,另外一个是由于疫情而引发的经济问题,并且这一部分的花销将远超过抗疫部分。虽然花费一定巨大,但这是每个国家都必须要做的投入”。 而德国政府在回应自民党的询问时表示:在新冠疫情导致全球大流行的问题上,柏林不会对中国提出指责。根据联邦政府掌握的信息,中国没有故意隐瞒数据。 而就动议问题,欧盟发言人上周表示,欧洲外交官仍在努力争取中国的支持。现在不是进入任何一种“指责游戏”的时候。 啪啪啪。 相信欧盟会服服帖帖跟在澳大利亚的屁股后面,就是一种illusorisch,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德国,来自澳大利亚的事从来就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另外,欧洲有一种观点认为,《每日电讯报》这样的澳大利亚媒体不能信,它们都被默多克控制了,而默是特朗普的好朋友,是他染指媒体的“白手套”。 那么欧盟为什么要参与澳大利亚提出的动议呢? 有法国专家分析说,与澳大利亚注重“追责”不同,欧盟的想法是“追溯”。目前法国的研究团队简直成了“追责中国论”的拆台专业户,先是把法国的疫情起始点推到12月,后来又推到了11月。如果调查起来,指不定源头会落在谁头上,从这个角度上说,欧盟的“耿直”反而能反证它的动机。 这位专家告诉刀哥,把世卫调查与追责中国联系起来,这方面法国媒体比较积极,不过要考虑到法国媒体现在生存比较艰难,搞点标题党多卖两份报也可以理解,毕竟都是私营媒体,要吃饭的。 就我们平时不大能关注到的是社会层面,专家说刚刚从法国回来。一路上的哥见他是中国人,会主动开口搭讪,有法国当地人,也有阿尔及利亚裔。据他们说,赵立坚的推文在法国和北非影响很大,当地人也看不惯美国人自己处理不好疫情就推到中国人头上的做饭。中国人总是不声不响把事办了,而美国人就会到处叨叨。 04 所以,事情到后来的发展可能更加超出美澳的预想。 在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病毒进行全球大调查的国家中,陆陆续续进来了不少发展中国家。 这些国家可能包括,阿尔巴尼亚、孟加拉国、白俄罗斯、不丹、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吉布提、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冰岛、印度、印度尼西亚、约旦、哈萨克斯坦、马拉西亚、墨西哥、摩纳哥、黑山、北马其顿、挪威、巴拉圭、 秘鲁、卡塔尔、韩国、俄罗斯、沙特、非洲集团及其成员国等等。 支持科学而不是政治化地调查新冠病毒疫情,为全球应对找到更有效的办法,成为大多数国家的共识。 其实包括中国自身也一直支持科学地研究、追溯新冠病毒起源问题,而不是像少数国家那样,在这个问题上扣政治帽子,为了减轻自己的国内政治责任搞“甩锅”。 根据发布的文本,这次62个国家提出的草案,最核心的内容可能是,与会员国协商,适当时尽早逐步启动公正、独立和全面评估进程,包括酌情利用现有机制,回顾总结在世卫组织协调下国际卫生领域应对COVID-19工作的经验教训。 而这些经验教训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世卫组织可采用的机制的有效性。 第二,《国际卫生条例》的运作情况和以前设立的《国际卫生条例》各审查委员会相关建议的执行情况。 第三,世卫组织对整个联合国系统活动的贡献。 第四,世卫组织针对COVID-19大流行采取的各项行动及其时间表,并提出建议,以提高全球大流行病预防、防范和应对能力,包括酌情加强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 中国从来都没有想把“病毒的科学溯源”政治化,站在同呼吸、共命运的角度,我们当然支持也希望能够尽早找到新冠病毒产生、传播和演变的规律。早日了解、掌握了这些内容,就能更早地拿出有效的应对办法。 毕竟,这些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都受到疫情的影响,尽早控制住疫情、恢复经济发展的和社会常态的心情也很迫切。我们其实也持着同样的心态。如果不能早一天彻底根除新冠病毒,我们的复工复产复学仍然不太踏实。 所以,只要不是在政治上别有心思,而是专注于抗击病毒、控制疫情,中国都是支持的。 图片均来自网络 来源:补壹刀/花叨叨、胡一刀、李小飞刀